您的位置:  奥运频道 >> 奥林匹克
北京市法学会体育法学与奥林匹克法律事务研究会2012年年会在天津举行
编辑:贾云龙 来源:  发布日期:2015/12/18 9:01:03
 
       2012年4月6日,北京市法学会体育法学与奥林匹克法律事务研究会2012年年会在天津体育学院隆重举行。北京市法学会副会长武树臣出席会议,并向研究会颁发印章,向新员颁发中国法学会会员证。年会由秘书长汪蕊主持,会长刘岩做2011年工作报告。

  报告指出,要认真落实北京市法学会今年工作的总体思路,抓好以学术年会为重点的各项研究活动,努力把研究会建成理论联系实际、相互学习交流的平台,多出成果、多出人才。关于研究会今年的几项重要工作,刘岩会长指出:一,办好本届年会和首届环渤海体育法学论坛,要求会员积极参加全国性体育法学学术会议和在华举办的世界体育法学大会。二,努力提高学术研究水平,动员会员积极申报和参加北京市、体育总局和其它机关主管的科研项目,争取更多的立项和获奖。三,积极参加法制建设和法治工作,努力多做一些具体业务,推动体育法学研究成果向决策和实践转化。四,继续筹建研究会网站,争取尽早开通,成为研究会新的交流平台。五,发展新会员,扩大骨干队伍。六,积极参加市法学会活动,认真实施研究会内部建设和规范管理。

  会上,汪蕊秘书长宣读了新会员名单,清华大学副教授田思源和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张荆被增选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马法超、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裴洋、清华大学副教授田思源在年会上分别做了专题报告。马法超副教授的报告从著作与教材、科研立项、学术论文、研讨交流、学术组织等五方面对后奥运时期我国体育法学研究状况做了分析,指出现行研究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对未来体育法学研究的重点问题阐述了观点。裴洋副教授的报告着重介绍了近年来,欧美国家法院的一些判例对职业体育治理模式、体育产业走势的重要影响。介绍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American Needle 案,欧洲法院审理的Bernard 案、Murphy 案和世界杯、欧锦赛转播权案,又对《里斯本条约》中的体育条款做了说明,最后指出了2009 年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实施取得的进步和存在的不足。田思源副教授的报告围绕体育权利法律属性展开,他认为,从体育与文化的关系、体育权利的宪法依据、法律政策的规定、外国体育立法等方面考虑:我国公民体育权利是一项文化权利,是公民文化生活及其自由的一部分。

  该年会结束后,来自北京、天津、山东、辽宁、河北、山西六地的80多名专家、学者和嘉宾汇聚一堂,召开了“首届环渤海体育法学论坛” (4月7日-8日)。论坛主题紧扣社会热点问题——“我国职业足球的法律治理”。

  “首届环渤海体育法学论坛”由北京市法学会体育法学与奥林匹克法律事务研究会发起,得到了山东省法学会体育法学研究会、辽宁省法学会体育法学研究会和天津体育学院的积极响应,并由天津体育学院承办。

  本次论坛开幕式由天津体育学院副院长于善旭主持,天津体育学院党委书记冯文明、天津市体育局局长刘凤山、天津市法学会副会长刘裕民、北京市法学会驻会副会长武树臣、山东省法学会体育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黄世席、辽宁省法学会体育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马兴亚、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司长张剑依次致词,对首届环渤海体育法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

  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张剑做了题为《关于我国足球治理问题的若干思考》的主旨报告。报告以“为何中国能做大事,却在足球这个小领域无法做好”为切入,在对国内外调研和大量资料分析的基础上,指出目前中国职业足球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制度设计缺失、管理失误、立法滞后,无法可依、有法不依等。他结合日本足球快速发展的经验,两相对照之下揭示了问题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即中国职业足球缺乏科学的价值观念和艰苦奋斗的实践。这些深层次的原因并不是立法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的。我们需要转变思想观念,进一步丰富中国体育的价值观;要深化体制改革、进行制度创新;要正视社会文化因素对足球的巨大影响。

  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裴兆斌博士来自足球打黑反赌第一线,他的报告《从中国足坛反赌扫黑透视体育活动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对腐败足球专案的案件来源和案件基本情况进行了介绍, 并对体育活动应注意的刑事法律问题进行了四个方面的阐述:一是球员王鑫在新加坡非法操纵足球比赛案中我国刑法的适用;二是足球贿赂犯罪中的非国家工作人员与国家工作人员问题,其中提出了职务与职业是否有区别,即职业球员主体身份的认定;三是赌博、开设赌场与非法经营;四是跨境追逃路径。

  中国政法大学马宏俊教授的报告《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和仲裁委员会运作机制的法律评析》介绍了两个委员会出台的社会背景及建立过程,指出其由足协主席办公会决定自上而下产生,而非民主选举,其代表性受到质疑;同时对两个委员会行使职权进行了法律评析,指出仲裁委的立案受理少,将绝大部分申诉都排除在外,形同虚设;纪律委员会处罚理由模糊,依据论证不足,署名没有体现出职权属性;对两个委员会三年来运行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指出应进行管办分离的体制改革,确立监督机制,改变体制上缺乏监督、不透明、有失公平的状况, 加强体育人的素质训练与培养。

  在三个主旨报告后,论坛设置了“我国职业足球治理的法律实务”、 “我国职业足球法律治理的基本思路”、“我国职业足球比赛秩序的法律治理”等专题。发言讨论再次达到高潮。

  北京祥伦律师事务所赵建军律师的发言以广州恒大为队员购买足球伤残保险、阳光保险向“中国足球希望之星”提供保险、女足队员试训期间受伤维权案三个案例为切入点,指出体育保险在国内处于起步阶段,保障范围狭窄,高风险、低赔付,法规缺失,问题丛生;建议建立我国体育保险的法律保障,规定由政府支持体育保险,健全体育保险法制,加快中介市场培养,完善体育保险设计。

  北京鑫泰洋律师事务所孙晓洋律师围绕“足球反腐案中有关足协负责人主体身份认定”进行了探讨,在分析中国足协章程、国际足联章程后指出,中国足协官员同时具有两种身份,这两种身份系分任而非兼任,应对其进行辨识和定位;评价其身份要考虑中国足球发展历程,联赛和足协实体化的现状。该观点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山东农业大学陈晓军教授的发言围绕“足球运动员聘用示范合同”展开,指出:我国足球运动员文化水平低、保护能力差、工会滞后、缺乏议价能力,因此,制定职业运动员聘用示范合同是必要性的,对聘用示范合同的主要内容进行了设计,在纠纷处理方式选择问题上,建议根据纠纷涉及的权利义务性质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纠纷解决机制。

  天津体育学院王旭光教授的发言用社会学视角分析足球问题,建议从我国足球协会的公共管理权力和内部契约权力出发,适度减少和规范其公共管理权力,考虑项目发展规律,完善契约制度,完善内部民主管理和外部法律救济,走向自律自治。

  北京工业大学韩新君副教授从职业足球的发展动力的角度,指出,必须确立权利本位的法律治理理念,鼓励人们对权利和利益的合法追求,才能调动主体发展的积极性,形成职业足球的可持续发展动力;设计了职业足球俱乐部法律治理的路径:从理论上厘清权利—权力—义务三位一体的内涵与概念;完善职业足球法律治理的规范性文件,以明确的条款将职业足球俱乐部、职业运动员等职业体育主体的利益权利化;建立完备有效的权利救济机制;以法律规范性文件的形式,强化国家保障职业体育主体合法权利的义务。

  济南大学井厚亮的发言围绕“足球犯罪”——赌球、黑哨等问题展开,他认为,依据我国刑法和有关法理对赌球等足球犯罪现象进行剖析,认为,能够控制足球的人,其参与者赌球属赌博诈骗。这一观点引发了与会者的争论。

  北京体育大学闫旭峰教授以“治理理论”为视角,以中国足球为案例,分析中国竞技体育管理体制与行业不正之风的关系,指出中国高度行政垄断和封闭的竞技体育管理体制不利于发挥市场的积极性,过度抑制了社会组织的作用,未能形成政府、市场和第三部门相互制约、相互合作的有效治理框架。具体表现为:政府的越位与缺位、市场的失灵;第三部门(社会)的弱势或缺失无法制约政府和市场。他建议:要治理竞技体育领域的不正之风,应结合中国竞技体育的国情,改革现有竞技体育“政府独大”的管理体制,树立“多元并存、相互制约、分工合作”的治理理念,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竞技体育治理体制。

  经过两天的专题发言后,与会代表进行了广泛的讨论,讨论中贡献的主要观点如下:1.同时具有“体育”和“市场”属性的职业足球应在国家法律和体育规则的调控与规制下发展,法律不可或缺;2.法律不是万能的,要重视道德、伦理、政策、规则在足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更要依赖于法律的执行和体育文化的环境氛围,而且法律和制度的坚守要靠人,不能将问题的解决都寄予立法;3.球员在职业体育体系中是弱势群体,其权利应得到充分保护,应建立球员利益保护组织;4.职业球员合同简单疏漏,缺乏对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的明确规范,有待于进一步完善;5.对于伤病高发的球员群体,保险和其他社会保障非常重要;6.专业运动员流动中身份、争议属性、培养费的合法性、培养费的法律属性、培养费数额的确定等都存在诸多争议,需要权威部门将其明晰化;7.足球协会的行业自治自律存在大量问题急需解决;8.中国足协新出台的《管办分离方案》应得到研究者们的普遍关注,产学研结合,推动职业足球改革的法治研究; 9.体育法学研究要脚踏实地,面对体育改革发展的现实需要和具体问题而发挥理论研究的应有价值。

  4月8日,“首届环渤海体育法学论坛”在与会者的掌声中圆满结束。首都体育学院韩勇副教授做论坛小结,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副司长刘岩宣布论坛闭幕。

 乐狍子-乐出鼻涕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