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母亲的肝
 
 
 
          他生于广州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与妹妹是龙凤胎。父母一直视他们为掌上明珠,为他们创造最好的教育环境。高三时,父母为他们争取到了赴美国交流一年的机会。2008年,他如愿考入美国北科罗拉多大学,修读会计专业。到今年大学毕业,他准备参加美国注册会计师考试。

        2011年5月,年过五旬的母亲被查出重型肝炎晚期,保命的唯一办法是进行肝移植手术。然而,在医院等了两个月,却因器官供源紧缺,命悬一线。无奈之下,父亲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远在美国的儿子,并问他万一需要让他为母亲捐肝,他愿不愿意。他一听,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父亲提醒他,要考虑清楚。他动情地告诉父亲:“根本不用考虑什么,母亲生我养我这么多年,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她有生命危险,只要能救母亲的生命,无论做什么,我都会挺身而出的。”

        当父亲将儿子捐肝的事情告诉给妻子时,却遭到妻子的强烈反对。这天,母亲再次出现肝昏迷,生命垂危。听到这一消息,他立即从美国返回广州。

        据主管医师介绍,对于提供肝源的供体,从统计上说具有4‰~7‰的风险,而这种风险主要是术后的并发症。但从健康供体上割下60%的肝脏,因为肝脏再生能力强,三月后就可以长回原样。于是,他瞒着母亲,迅速办好了所有肝移植的手续。在签手术通知书之前,医生再次征求他的意见,强调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他没有一丝犹豫,十分迅速地签了字。父亲实在不忍心让儿子冒这么大的风险,毕竟他才22岁啊,人生的路还很长。因此,签字时,父亲的手一直在发抖。

       经过12个小时的漫长手术,60%的肝脏最终成功地从儿子体内取出,立即移植到了母亲的体内。幸运的是,母子平安。

       手术时,要切除的60%的肝脏因为和胆囊连在一起,所以只能一并切除。父亲后来知道这一情况,一直痛心不已,肝可以再长,胆却再也长不出来了。他故作轻松地安慰父母:“以后吃饭多注意就是了,不会有什么影响。”

       刚做完手术,母亲的情绪一直不大好,提到手术就掉眼泪。为了让母亲开心,身材高大的他时刻陪在母亲的病床前,总是绽放一脸的笑容,不停地安慰母亲,给她信心。为此,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颁发给了他一份特别的“荣誉证书”:鉴于你帅气、勇敢、坚强的表现,被授予“最佳形象大使奖”。

       如今,他已经出院,每天还会和孪生妹妹一起到医院探望母亲,为母亲梳头,陪母亲说说话,不停地劝慰母亲要静心养病。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虽然还很虚弱,但是一见面总要提醒儿子注意身体。

       他叫彭斯,一位“80后”留学生,用割肝救母的孝心挽救了母亲的生命,感动了千万人,也为自己的生命画出了最美的轨迹。面对人们的追问,他动情地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生我养我的母亲有危险,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危不危险的我考虑不了那么多。”

       世界上最不能等的,就是孝敬父母!的确,彭斯割肝救母的行动,不仅仅是孝心在闪亮,还有我们的传统美德在熠熠发光,让我们明白什么叫母慈子孝,什么叫真善美,什么叫高山抑止,更让我们看到中华民族自古流传的感恩行孝美德依旧绵亘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