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杀菌”负担轻了 时不我待责任重了 ——各地乡镇干部群体现状扫描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更新日期:2017/6/7 17:45:40


改革大潮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夙夜在公任劳任怨,将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落实到最基层;

  脱贫攻坚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奔走在高山大川间,将贫困群众的脱贫愿望时刻牢记在心。

  他们承担着党和国家的重托,也承载着广大群众的殷切希望。

  这群人叫乡镇干部。

  “上面千根线,下头一根针”是这个群体所担负工作的真实写照。他们是最直接面对群众的党和国家机关在基层的代表,也是各种矛盾和复杂问题辐射的聚焦点。

  新华社记者近期深入这个群体中,直击乡镇干部群体现状。

  “一次阳光杀菌身心都清爽”

  山东省惠民县李庄镇是全国绳网生产加工集散地之一,有300多年的产业历史,当地有上千个绳网加工企业和网点。行走在李庄镇,一些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抬着头看人的乡镇干部少了,扑下身子服务的乡镇干部多了。

  “过去的坏毛病正在不断丢掉。”曾在纪检部门工作20年的李庄镇党委书记孙卫东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举措,让乡镇干部接受了一次“阳光杀菌”,工作状态和精气神从未有这么好。

  在经济发达地区,乡镇干部告别了以往的“觥筹交错”,在群众眼中的面貌焕然一新。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党委书记沃勇特说,现在乡镇干部8小时以外的业余生活,由“酒桌”换到了“书桌”,从比“酒力”改为比“体力”,服务群众的精力多了。

  近年来,一些出现“塌方式腐败”的地区,揪出一批“老虎”“苍蝇”之后,当地乡镇干部干事创业的底气更足。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刘家堡乡党委书记李勇彪说,清理了塌方式腐败的流毒,迎来更好的局面,心气儿顺了,劲儿就足了。

  在贿选大案发生地辽宁省,贿选案经中央查处后,当地基层干部面貌有了新变化。新民市周坨子镇党委书记轩维铁对记者说,查处贿选大案拔出了毒针,这块黑土地现在云淡风轻,大家更有信心了。

  湖南省祁东县白地市镇党委书记陈一江总结了乡镇干部群体的突出变化:执政理念向依法施政转变,工作方法向“和风细雨”转变,工作作风向从严从实转变,管理方式向综合服务转变。

  去年至今,全国各地普遍实现了乡镇党委政府的换届,有能力有担当的人走上舞台,为广大乡镇干部树立了正确导向。

  云南省宣威市倘塘镇党委书记杨应迪说,现在乡镇干部年龄结构、文化层次、男女比例更优化,团结干事的氛围更浓厚,每个人都希望在岗位上展现自己的工作能力。

  “时不我待责任重了”

  每天晚上6时30分,一个名为“脱贫路上党旗飘”的微信群就热闹起来。这是辽宁省西丰县一个由476名县乡村三级干部组成的微信群,唯一的议题就是脱贫攻坚。

  记者从西丰县郜家店镇党委书记孟晓晨的手机上看到,前一天晚上这个微信群围绕能否种植适宜当地的枣树来帮助群众增收展开了热烈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30分。

  孟晓晨说,每个村都把本村的实际情况在微信群里发布,大家集思广益贡献金点子。“时间紧迫,谁也不想在扶贫工作上拖后腿。”

  “扶贫攻坚等不起,抢抓机遇慢不得,基层干部坐不住”,是很多贫困地区乡镇干部的真实写照。

  云南省寻甸县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这个县功山镇党委书记丁喜飞说,这里适合种三七、丹参、当归等中药材,当地正在考虑鼓励农民种植,再引进经纪人打通销路,打下长期脱贫基础。“找准了方向就要把精力往下沉,晚上10时之后从村里回到镇上是常事。”

  在一些经济相对发达的乡镇,加快经济转型的使命感让乡镇干部充满激情。

  与2016年年初制定的3100万元公共财政收入目标相比,辽宁省抚顺县石文镇实际完成5125万元,主要源于辖区一个矿企铁矿粉产量增加和价格上涨带来的资源税增长。

  虽然超额完成目标,但石文镇党委书记王云却并不满意,因为与其他乡镇相比税收结构并不合理。今年年初,石文镇决定引进两家企业,发展垃圾焚烧发电和秸秆发电项目,为长久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麦坪镇党委书记周治说,过去乡镇经济主要是以煤炭为主,黑色经济转向绿色经济过程中,有些乡镇干部不适应新要求,镇上实行“能上能下”机制,让更能干的人走上前台。

  脱贫攻坚、促稳定、抓税收、保民生等,每一位受访乡镇干部随口都能说出手里的几件大事。记者采访发现,各地乡镇干部对自己的角色定位认识更清晰,对所承担的责任感悟更深刻。

  已担任7年街道和乡镇党委书记的湖南省衡阳市珠晖区酃湖乡党委书记伍建春说,乡镇干部与群众打交道最多,在群众眼里就代表着党和国家的形象,基层需要有一批像钉子一样的乡镇干部来作为党和国家的基石。

  “盼认可,苦点累点都值得”

  没有华丽的打扮,也没有夸张的表达,记者在我国东中西部基层,见到了一大批头发渐白、双手粗糙的乡镇干部,言语中充满谋经济发展和帮助群众脱贫的急切。

  山西省娄烦县提供的《关于娄烦县乡村两级运转经费和干部待遇报酬问题的调查报告》显示,乡镇干部工作成本偏高,而工作补贴不足。全县乡镇干部每天走村入户路程平均达40公里,只能由个人掏腰包。虽然乡镇干部每月有200元至400元的乡镇工作补贴,但不足以弥补其在正常工作中的实际开支与辛苦付出。

  湖南省株洲县淦田镇镇长谭震等乡镇干部说,在乡镇工作是“5加2、白加黑、晴加雨”。有的干部一个月回不了一次城里的家,长期不休假更是常事。

  功山镇是云南省寻甸县贫困人口较多的乡镇。作为脱贫攻坚的直接责任人,党委书记丁喜飞每个周末都不休息。他说:“该给这个地方留下点什么,否则将来没脸再回到这个地方来。”

  山东省惠民县石庙镇党委书记曹星伟说:“现在风清气正是干事创业的好时机,只要得到群众的认可和理解,苦点累点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