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 心灵相约 >> 获奖征文赏析
获奖征文赏析

生活,继续下去

新闻来源:大连理工大学  发布时间:2015/1/5 10:58:03  浏览次数:  [字号:  ]
 

大连理工大学  申昊鑫

人生就是这样,祸事来得突然。并不是所有的悲剧都会轰轰烈烈,并不是所有的抗争都催人泪下,有时候我们面对厄运也会灰心丧气,有时候面对绝望也会胆怯懦弱。但是,为人的信念在于:任何时刻给我一次选择重新来过跟继续下去的机会,我都不会犹豫——来吧,让生活继续下去!

                                                                                        ——题记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九,我清楚的记得父亲裹着军大衣在院子里抽烟,零下几度的气温让我无法辨别他口中吐出的是蒸气还是烟气。那个时候,当千家万户其乐融融,享受新年的欢乐时,眼前的这个男人正为家里一年的生计苦恼。

时间回到零八年的九月份,我刚刚考上重点初中,家里增添了一对小家伙——我的弟弟妹妹。当周围的人看着我们貌似幸福得一塌糊涂的时候,父亲下岗了。一时间,我的学费生活费,弟弟妹妹的奶粉花销一下子变成了一笔巨额支出,面对这样的窘境,倔强的父亲变得脆弱,他恨自己只是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人,恨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是个普通工人。我记得当时的我忽然明白了这样的感觉叫做人生——没有预示,没有怜悯,当暴风雨来的时候,无论你有多少怨气,你能做的也是唯一应该做的,是平静地接受、勇敢地面对、顽强地克服。

十月多,母亲打来电话,焦急地告诉我父亲要下煤矿。如果真的有晴空霹雳,我想那就是当时的感觉。那时的我才十二三岁,那时的我在学校的环境里渐渐忘记家里的难处,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却知道下煤矿是用生命在赌博!父亲,我在那一刻生平第一次意识到他对我的重要性,他在我心里不可割舍的地位。不记得是害怕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我挂掉母亲的电话马上打给父亲:“爸,你疯了!想钱想疯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回应并不急促:“你小子懂个屁!老子是没办法了,你太年轻,好好上你的学,争口气,别像老子一样混了一辈子混不出个模样……“父亲的话浇灭了我所有的怒气,大脑一片空白之后我明白了自己真是太天真太可笑。想想这么多年过来,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过,我却没有一顿饿着;父母也曾经几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我却在学校里慢慢长起了一颗虚荣心。一直以为自己很懂事,原来都是自以为是,荒唐可笑。

那个时候,十二岁,刚上初一,并不懂什么叫做心累,却真的无言以对,只能弱弱地看着父亲独自承受,傻傻地接受父亲要去下煤矿的事实。

接下来的几个月,收到家里给的消息:父亲已经找到了企业招工的负责人、已经接受了培训、已经有了待岗证明、已经体检过关、已经等着作为临时工上岗……却始终没有真正的得到工作岗位,始终都是在“快了快了”、“下周就可以了”、“临时除了小问题,几天就能解决”这样的答复中等待着。为了这个工作,给了中介人三万块手续费,在坐吃山空的情况下又借了亲戚的钱凑齐的三万块。

等待由最初的犹豫到后来的忐忑再到当时的焦急,我们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进来有不少冒充国营企业组织人员的行骗团伙,安排”托儿“进行中介费的假收……”那天,我以为父亲会大发雷霆,我以为母亲会伤心落泪,我以为我会惶恐不安……那天,父亲默默地去院子里抽了一支烟,母亲安静地去做饭,我呆呆地坐在那里,说不清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可惜……

这件事并没有一个惊天动地的逆转,生活也没有多么大的改变。后来,父亲找到一个私营企业,安静地从头开始,做一名车间工人。现在,被骗走的钱还没有下落,家里的条件仍然是勉强度日。

我还记得: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九,早上我看着父亲在院子里站着,口中呼出的气一缕一缕上升,也许是水汽,那便叫做泪罢;也许是烟,那就当作苦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