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苑书香>>漫步经典>>红色经典

欧阳山:《三家巷》第三十九章

2017/9/14 18:31:06 来自梦远书城
 
    那天清早,李民魁带了八名“便衣”,来到官塘街三家巷口。那八个人都已经抽足了鸦片烟,如今看来都精神抖擞,手里拿着左轮枪,分成两排,在三家巷外面站着。其中有一个不等李民魁吩咐,就发问道:

  “魁哥,今天是干那家古老大屋,还是干那家大洋楼?”

  李民魁骂道:“胡说!这两家都是我的拜把兄弟,自然都是好人!你们就在这里给我检查过往行人,要是漏掉了一个共产党,砍你们的头!”

  又有一个便衣说:“今天怎么检查法,还跟昨天一样么?”

  李民魁说:“当然一样,还有什么两样?凡是脖子上有红颜色的,抓起来!形迹可疑的,抓起来!说不出十一到十三这三天干了什么事的,抓起来!其他那些心怀不轨的,出言不逊的,怒目相向的,满腹牢骚的,加上那些没有正当职业的,没有饭吃的,没有衣穿的,通通都给我抓起来!谁要是胆敢抗拒,或者恶意诋毁,或者咒骂官府,或者企图逃跑,你们只管给我开枪,打死了十个算五双,打死了一百个算五十双,杀错了,我担待!”

  第三个便衣说:“大头李,你说过的,要认账。别等出了事情,只管往咱们身上推!那么,你再说,还搜身么?”

  李民魁说:“搜!谁跟你说不搜的?”

  第四个便衣说:“女的也搜?”

  李民魁点点头道:“当然!难道女的就可以随便当共产党么?”

  第五个便衣问:“全身上下都搜?”李民魁还来不及回答,第六个又问:

  “裤裆里也搜?”

  李民魁淫邪地笑着说:“当然!那些女共产就利用那地方夹带军火的!不过你们应该搜得文明些,别太说不过去!”

  第七个便衣提出一个重要问题。他说:“要是搜出金仔、西纸,鹰洋、银毫,金镯、玉镯、耳环、戒指,挂表、手表,钻石、珍珠等等东西,又该怎么办?”

  第八个迫不及待地说:“应该共了他的产,不是么?”

  李民魁转动着他的大脑袋,不停地眨着眼睛,说:“凡是人家各自私有的金银财宝,自以不动为宜;凡是准备拿去接济共产党的,自然一概没收!没收得来的东西,最好能够全部交给上面。可是你们这些烟精王八蛋听着!——即使要留下几成来分,也得公议公分!不能像昨天和前天那样,谁捞了算谁的!那还有什么天理良心?留神你们的脑袋!”

  一切布置停当,李民魁把左轮手枪插在裤带里,就走进三家巷里面去。前几天,他过了几天十分痛苦的生活。他想离开广州,可是一切交通都停顿了,走不脱。他又没什么钱,只得这里躲一躲,那里藏一藏,整天坐立不安,魂不守舍,悲伤怨恨,肉跳心惊。可是现在又好了,他姓李的又有了出头之日了。他现在第一件事,是要多杀几个人,管他是共产党还是不是共产党,一则可以出口闷气,二则可以立点功劳,三则要是能发点洋财,就发点也使得。第二件事,是要去拜访所有曾经离开广州,逃到香港、澳门去过的亲戚、朋友、同事、上司,给大家看看,到底临阵逃跑的算英雄人物,还是临阵不逃跑的算英雄人物。这时候,他一面走,一面想:“这真是乱世见忠臣!幸亏当时我没走脱,否则也就和他们一样,分不出高低了!”走到何家门口,他举手拍门,何家的使妈阿笑出来开门。他问:“大少爷回来没有?”阿笑说:“没有。”他有心想进去坐一坐,但是阿笑虽然年纪比他大十岁、八岁,看见他眼露凶光,滴溜溜只在自己身上打转,就十分害怕,既不让他进去坐,又连趟栊都没有拉开。他站了一会儿,觉着没趣,就跑到隔壁去按陈家的电铃。陈家的使妈阿发见他兄弟李民天和这里的三姑娘很要好,他又是常来的客人,自己的年纪又比他大了差不多二十岁,也就不怕他,开了门,让他进客厅坐。李民魁知道陈家的人都没回来,就问起隔壁周家的情形。他首先用手指朝周家那边指了一指,问道:“你家二姑爷在家么?”阿发的嘴巴做了一个藐视的动作,说:“我家二姑爷不住这边,住那边。他如今跟二姑娘一道下了香港。”李民魁向阿发丢了一个眼色道:“呵,对了,对了。不是你家二姑爷,是周家二小子。他一向在家么?”阿发觉得自己无所不知,就更正他道:“谁说的?谁说他一向在家的?这可瞒不了我!十天以前,他打香港回来,往后就一直没回家!”李民魁说:“呵,知道了,知道了。本来嘛,只有你瞒别人的,哪有别人瞒你的呢?”阿发说:“那当然,那当然。就是你的事情,也瞒不了我。人家共产党革你们的命的时候,你正养了个小子,还没满月,——你想逃走,没有走成功,对不对?你害怕性命难保,整天胆战心惊,对不对?如今你又出头露面,发了不少的横财,对不对?”李民魁强辩道:“这你就猜错了。我一直留在广州,从来不想离开半步。——不过不谈这些,周家三小子呢?”提起周炳,她本来不大清楚,只是听何家的使妈阿笑谈了几句,而阿笑又是听胡杏说的。但是这些都没关系,她不能够因此而承认在三家巷里,还有她所不知的事情,于是就说:

  “阿炳么?他可不一样。这一个星期他都在家里睡大觉,不知是不是病了。要是病了,多半就是伤寒。六、七天来,大门都没见他出过一步呢!”

  李民魁追问道:“你说的靠得住么?”

  阿发毅然保证道:“怎么靠不住?三家巷的事儿,你只管问我!”

  李民魁按着自己肚子上面的左轮手枪道:“如此说来,他居然没有参加这回造反!唉,真是太便宜他了!”后来他看见陈家客厅幽静舒适,就想赖在这里睡觉,没想到官塘街外面砰、砰响了两枪,他只好又走了出去。

  过了两天,陈家跟何家、宋家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上上下下,都结着伴儿回到广州来。按陈文雄的说法,这叫做“一场虚惊”。他对一切事物,都表示很有兴趣,都保持着一种幽默感,而对于周炳被人证实了没有参加这次暴动,他感到特别有兴趣。何守仁对周炳很不放心,就劝陈文雄道:“大哥,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先别那样相信阿炳。说不定他扯谎,欺骗了我们。”陈文雄学了胡适教授的一句话道:“拿证据来!”后来又加上说:“就算他扯谎,欺骗了我们。可是阿发是不会扯谎,不会欺骗我们的!”何守仁还是吟吟沉沉地说:“照我的看法,倒是把他设法弄到'惩戒场'去,让他做几天苦工也好。”但是陈文雄不赞成,他坚持他的见解道:“完全不应该那样鲁莽。说实在话,在我们三家巷里,周炳是一个人才,而对于人才来说,任何时候都不应该鲁莽从事。要是有机会,”从这一句话起,他改用英文说下去道:“我打算介绍他一个起码的位置,让他从另外一个开头做起。比方商业,就是一条不平凡的道路。而凭他的性格,他一旦认为什么事情是对的,他就会做得很卓绝。我坚持我的判断。”这样子,何守仁也就不说什么了。

  陈文雄的太太周泉回到了外家,见着了爸爸、妈妈,也见着了自己心爱的弟弟周炳,真是悲喜交集。她还是从前那样瘦弱,那样高贵,那样善良,只是去了几天香港,凭空添了一层忧愁的脸色。她想起大哥周金叫人家杀害了,二哥周榕如今又不知去向,只剩下这三弟在家,如今又失了业,不知如何是好,就尽对着周炳哭泣。哭了半天,她收了眼泪,悄悄问弟弟道:“你到底干了那桩事没有?”周炳从来没有瞒过她,这时候也不想瞒她,就承认道:

  “我干了的!怎么能够不干?我打了三天三夜,如今恍如隔世呢!”

  随后他就源源本本,把这三天中的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告诉了周泉。说到那悲歌慷慨、激动人心的地方,周泉也肃然动容。对于李恩、杨承辉、张太雷、何锦成、孟才、杜发、程嫂子这些英雄豪杰的壮烈行为,她简直赞不绝口。对于花旗、红毛、日本仔、法兰西这些帝国主义鬼子的横蛮粗暴,她也一同咬牙切齿。对于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所通过的政纲,她也认为了不得的崇高与伟大。对于宪兵司令部的密探王九的阴毒下流,以及最后的可耻下场,她也禁不住痛恨、咒骂,最后又拍掌称快。她表示如果能够亲身参加这几天来的活动,真不枉活一辈子。一提到杨承辉表弟,她总是慨叹了又慨叹,惋惜了又惋惜。在结束这番谈话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地对周炳说:“这些情形,你千万不要泄漏出去!对谁也不能讲你干过那桩事情!不然的话,你就性命难保!”周炳说:“那自然,难道我还是小孩子么?”周泉又提议道:“过去的事情总是过去了。好好丑丑,总不过剩下一场记忆。你以后,就随和着点,跟着陈、何他们两家人混一混吧!陈家是咱家的表亲,我又落在他们家里;就是何家,如今也是你的表姐夫家,也是亲戚了。他们好好歹歹,谅也不会不带挈你吃一碗闲饭的。你要是不愿留在省城,那么,到上海你大表姐那里去,也使得!”周炳只是踌躇着,没有答话。周泉回陈家去了之后,周炳在门口枇杷树下,又遇见了何家的小姑娘何守礼。她去了一次香港,竟也沾染了一点洋气,那服装打扮,简直像个洋娃娃一样,还学会了几句骂人的洋话,像“葛·担·腰”,“猜那·僻格”等等。她一看见周炳,就像去年在罢工委员会演《雨过天青》的时候一般亲热,走过来,拿身体挨着他,尽缠着问他道:

  “告诉我,告诉我,炳哥!你又没去香港,你又不是没手没脚,你为什么不参加暴动?要是我,碰到这么好玩儿的事情,我非参加不可!”

  看见周炳不回答,她又大声说: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准是参加了!你哄我,你哄我!对不对?”

  周炳叫她缠得没法,只得说:“别胡闹了,别胡闹了!你说一说,你在香港吃了多少老番糖吧!”

  后来陈家三姑娘陈文婕也来到枇杷树下,问周炳看见了李民天没有。周炳说没有见过他,又反问她为什么陈文婷老不见面。她说陈文婷一直回宋家去了,又说:“你还想念四妹么?唉,要不是时势变化,我们原来都以为你俩是不成问题的了!”周炳点头承认道:“是的,想念着她。我很不了解她。我希望能够见她一面,把话说清楚。”陈文婕很同情他,就说:“我们一家人对你都是有好感的。我一定替你问问她,约一个会面的时间。不过,你也懂得,她如今是有家有主的人儿了。那样的会面,会不会增加你的苦恼?”周炳十分动人地轻轻摇看头,没有说话,显得非常温柔,又非常敦厚。当天黄昏时分,陈文婕就来找周炳。这位仗义为他们奔走的人带着一种抱歉的神气,摇头叹息道:

  “我有什么办法呢?唉,我也没有办法!四妹不同意这种方式的会面。她说,大家亲戚,没有不碰面的道理。她说,人生不过是一场噩梦!——她的脾气,说不定你比我还清楚。后来,她要我给你捎了这个来。”陈文婕说完,就递给他一封信样的东西。他接过来一看,正是去年双十节后一天,他写给陈文婷的绝交信。他匆匆读了一遍,就对他三表姐说:“请你告诉婷表妹,我明白了。”说完,把那封信缓缓撕碎,扔到畚箕里面去。

  晚上,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的星星。刚过二更天,周炳就穿起那套白珠帆的学生制服,里面加了一件卫生衣,慢步从官塘街、窦富巷,一直走出惠爱路。到了惠爱路,又折向东,一直向大东门那个方向走去。他的手里挽着一个布口袋,口袋里装满了深红色、大朵的芍药花,只见它装得满满地,可又不沉,谁也不会想到里面是些什么。整条马路空荡荡地,行人很少。两旁的店铺平时灯火辉煌,非常热闹的,如今都紧闭着大门,死气沉沉。有些商店的门板上,赫然贴着纸印的花旗、红毛、日本仔、法兰西的国旗,表示他们是“外国的产业”,或者受着外国的保护。有些商店买不到这种外国符咒,就贴了张纸条子,上面写着:“本号存货已清,请勿光临!”或者索性就写着:“本店遭劫五次,幸勿光临”这种字样儿。路灯像平常一样开着,但是昏黄黯淡。时不时听到放冷枪的声音,东边一响,西边一响。广州不像她平时那样活泼、热情、傲慢、自负的样子,却显出一种蒙羞受辱的神态,全身缩成一团,躺在寒冷荒凉的珠江边上。周炳看见骑楼底下有一堆黑魆魆的东西,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具仆倒的尸体。再去几步,又看见另外一具仰卧着的。此外,又有两具并排着的,也有几具纵横交叠着的。有些尸体的眼睛还没有完全闭上,还似乎隐约看得出微弱的反光。他们的灵魂早已离开广州,但是他们的躯体还恋栈不去。周炳从将军前走到城隍庙,他看见了不知道多少的尸体,简直是数也数不清。他笔直地向东走,只是在碰到国民党查夜的人的时候,才转进小路,绕弯子走。走着、走着,他就走到城外东郊的“红花冈”上。这座红花冈本来不算很陡,但是周炳在茫茫黑夜中,总觉着它高大无比,分不出哪儿是山顶,哪儿是天空。这是自从国民党今年四月背叛革命以来,数不清的革命志士流热血,抛头颅,从容就义的地方。和辛亥革命的时候,埋葬七十二烈士的黄花冈相距不远。反革命的刽子手就在这里杀害无产阶级的优秀儿女,又把他们埋葬在这里。如今,这里又成了埋葬广州起义中英勇牺牲的英雄们的公共坟场。

  “同志们,安息吧!”

  周炳低声叫唤着。他瞪大他那双朦胧的泪眼,凭借着自己那套白色衣服的反光,摸索前进。凡是遇到斜坡上或平台上有隆起的土堆,他就放上一枝红芍药花,低声叫唤一遍。后来在靠东南角一个大土堆旁边,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高大的、黑色的、雄赳赳的人影儿,他觉着毛骨悚然,大声喝问道:

  “你是谁?”

  “我是你的朋友!”那人回答着。他的嗓子很圆,很响亮,也很自信。

  “你在这里干什么?”

  “和你一样,来看看朋友!”

  那人说了之后,就扭转身,钻到笨重的夜幕后面去了,看不见了。周炳独自一个人,在红花冈上盘桓凭吊,直到夜深还不肯回去。走累了,他就坐在那些土堆旁边,靠着土堆歇一歇。每当他坐下歇着的时候,他的耳朵贴到泥土上,他就能听见有枪炮轰鸣的声音,有冲杀呐喊的声音,有开会、鼓掌、呼口号的声音,有他的朋友们的笑声、闹声、冷静谈论声、甚至喝酒猜枚声,从那土层之下宛然传出,使他舍不得离开。后来他索性靠着土堆,闭上眼睛,凝神静听,一直到浑浑沌沌地睡了过去。……
 
 乐狍子-乐出鼻涕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