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苑书香>>书评天下>>大众书评

黄永年先生《树新义室书话》读后

2017/4/18 22:26:27 来自南方都市报
 

    接到陆三强学长寄赠“西京书话丛书”第一种《树新义室书话》毛边钤印本,这是三强学长继2015年编辑出版《树新义室学记》后所编又一部佳作。这本《树新义室书话》收入先师黄永年先生买书、藏书经历的文章13篇,题跋47首,并一一对应影印黄先生写在笺纸上的题跋墨迹,且用纸考究、装祯典雅,让人爱不释手。其中《仪礼疏》、《精华录》、跋孙淇批校明万历刻本《白氏长庆集》三则首次发表编入时,黄寿成兄曾发来照片让我辨识若干草书,展读之后,亲切欣喜感谢之余,不免有些感慨,写出来与读者朋友分享。   

    二〇一四年十月间,我在中山大学参加第二届古籍整理与版本目录国际学术会,有幸听到台湾中央图书馆前特藏部主任卢锦堂先生演讲该馆藏本中清代黄丕烈题跋价值及治学精神。确实,有清一代,不懂版本,不会写题跋,不得列入通人之列。近代学人王国维、陈寅恪先生的题跋,也是沿这一路数而来。我曾搜访到黄永年先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所作王士祯《渔洋山人精华录》原刻初印本墨笔题跋一条,颇能反映清人及黄先生的治学之风:    偶检惠栋《精华录训纂》、金荣《精华录笺注》,字句悉遵已刳之本,知此存初雕真面,早印精本是希世之珍矣。    又此本卷一十八页《登光福寺塔》标题之属字迹不类,似仍刳过也。茭青文苑记    黄先生此跋经过版本比勘,断定王士祯《渔洋山人精华录》原刻有早印及刳改后印本之别。自己所藏原刻早印本罕见。即使王渔洋身后为之做注的惠栋、金荣所依底本亦为已刳之本。   

    王士祯是清初大诗人。《渔洋山人精华录》林佶写刻本是畅销不绝的刻本。相继有惠栋《渔洋山人精华录训纂》及金荣《渔洋山人精华录笺注》为之做注行世,其初刻早印本亦为藏书家所重视,各家书目往往载之。   

    傅增湘《藏园增订郘亭知见传本书目》就补入自己所藏原刻初印本并已影印入《四部丛刊》初编之中,并说“此书有翻本,颇肖。”邓之诚先生以收藏清顺康人文集著称于世,亦钟情于《渔洋山人精华录》及其注本的搜访。偶检邓之诚《五石斋日记》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修绠示我伊立鼎《渔洋山人精华录会心偶得》,此从来所未知,书虽不佳,于金惠之外,足备一格,不可不留也,价三百万。”此当为金圆券。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二日于琉璃厂开通书店“以二万元得精印本《渔洋精华录》,为莫子偲旧藏,此书板多浸漶,求初印本四十年矣,今乃得之,喜可知也。”此二万元当为人民币旧币,一万元相当于新币一元。邓先生为老藏书家,访求此书原刻初印仍逾四十年方才如愿。   

    先师黄永年先生青年时期喜爱渔洋诗,多能成诵,并先后收藏过《渔洋山人精华录》刻本达七部之多,晚年犹存四部,其中有翻刻和原刻,而翻刻和原刻又有早印晚印之别。其中一部林佶写原刻本最为罕见,为谢国桢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赠书。最受黄先生重视的是卷十第二十九页《春城堆》的末句作“春城堆自忆僧施”,而其他先生所见的原版印本包括《四部丛刊》影印本,都已改做“风流犹自忆僧施”,更不必说翻刻本了。这就是版本学上所说的“一字定版本”,可以成为版本断代的铁证。黄先生治学风格“细密”二字由此可管窥一斑。我访求到的黄先生这则墨笔题跋,当为得到谢先生所赠原刻最初印本之前,为自己所藏数部《渔洋山人精华录》中最接近原刻初印本所作题跋,其在书法上自有较高的欣赏价值。至于邓之诚先生所得那一部原刻初印本,则因原书今天已不知散落何处,无法比勘,莫知其详矣!   

    正是有感于此,陆三强学长主持未来出版社隆重推出黄永年先生《树新义室书话》,列为“西京书话丛书”第一种。这条《渔洋山人精华录》墨笔题跋虽未被收入书中。但刊出了另一则《渔洋山人精华录》题跋:“昔考《精华录》有原翻之别。此谢刚主自京中寄赠,原刻世宗时早印,未经剜改,文字较寻常原翻本略有异同,平生所见《精华录》印册此当尊为第一。至卷中评点传写时彦吴白华辈之说亦精审可观。惜题款今存名字难审旧签,谓是白华手笔。是不足信。辛丑清明,茭青文苑审记。”两则题跋,正好可以对读。   

    除《精华录》外,《树新义室书话》中首次发表的“跋嘉庆刻本《仪礼疏》”也有值得疏说之处。检黄先生《清代版本图录》卷三嘉庆“《重刻仪礼注疏》”条:“此顾广圻用宋严州本经注及单疏宋刻合编。目录及内封面均谓附《严本考异》《单疏志误》后嗣出,然实未印行,即此注疏之印本亦极稀见百年前已公认为文物性善本矣。”可见此条解说乃是根据题跋而来,这正是清人所谓的札记功夫。关于《仪礼疏》此书,黄先生最早听闻于吕贞白先生的,且为吕先生最心爱的宝书。题跋中有:“余昔年观书德化吕贞白(传元)所尝获观此书乙部,黄纸毛订,有莫友芝藏印并绳孙长跋,备叙述此书印本之鲜传而叹其本之为仅见吕氏,亦珍重跋藏视为拱璧。而不意今日乃复出,斯本白纸(《书话》误录“纸”为“氏”字)初印尤胜莫书无跋无印通体如新,修文堂孙贾不识,乃以二万元为余赚得,诚快事矣。五十年八月二十七日追击。”偶检《吕伯子诗集》卷三《题任心叔诗词遗稿卷》有句云:“我昔读礼经,稍研郑目录,考核古篇章,赖君细商酌,君通今古文,训诂详且熟,我藏仪礼疏,君曾借之读,谓当为校记,期共毕斯役,君言藏吾衷,我书已亡椟。”自注:“张敦仁刻仪礼注疏,予得于独山莫氏,初刻精印,传本甚稀,顾千里欲为校记未成。”此诗集及《吕伯子词集》俱吕先生女公子所寄赠。   

    还有新发表的跋沈田鸿河焯批校本《温飞卿诗集》:“此过录何义门校本《温庭筠诗》二册,辛卯清明锝于苏州护龙街小巷中,何校原本后为双鉴楼所得。叶苕生过本未知归谁家。永宁室藏何校本《扬子》《庚子消夏记》《元氏长庆集》《苏子美集》《唐百家诗选》《文心雕龙》均过录者。《元集》为沈田鸿所过,有其父宝研手书数则。《百家诗选》乃蒋子遵(《书话》误录为“尊”)笔。”据此可知黄先生藏何义门校本之大概。再有如新发表的跋明刻本《野菜谱》:“此本乾嘉时在杭州何元锡梦华家,道光时归上海郁泰峰宜稼堂,有两家印记,册首看款许梿珊林,以编校《六朝文絜》《笠泽丛书》著称,谢长庆事迹未详,俟考。”黄先生购藏此书,显然出于好玩,以及藏家有绪,尤其以许梿为最具吸引力。此外,新发表的跋明万历刻本《秦少游诗集》:“乙未五月二日买此《秦少游诗集》单行本于吴门琴川书店,乃万历潘是仁刻本,后有汪季青古香楼藏印,亦罕见之旧籍也。价止三角,可谓廉矣。”乙未为1955年,此《秦少游诗集》为罕见之旧籍,黄先生仅以三角收得,可谓物美价廉!新发表的跋明初刻本《传道四子书》:“徐达左编《传道四子书》,颜曾思孟各两卷,传世唯此一刻,黑口古疋,当属正嘉前品。莫郘亭目仅录曾子,云是拜经楼藏书,此犹存曾思二种,更足珍贵,惜书贾无知,去标题五字,加钤伪印,为可叹也。丙申三月廿四日。”丙申为1956年,当为黄先生自上海西迁前夕所购书,此跋则显示了黄先生藏书过程中辨伪精鉴的眼力。   

    《树新义室书话》所收并非黄先生书跋的全部,黄先生自言曾将所题书跋结集为《旧书识小录》一书,手稿当存家中,希望有寻访刊出的一日。我在心太平盦观赏先生藏书时也曾发现若干,如清刻本《东坡集》打开函套便飘出一纸题跋。由此我断定《清代版本图录》、《陕西师范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黄先生的解说大都有题跋即札记功夫为依托。如吴修《续疑年录》有嘉庆十八年原刻本及二十三年增刻本。《清代版本图录》卷三嘉庆“《续疑年录》”条:“惟此嘉庆原刻不易得。”即有可能据黄先生题跋而来。因为黄先生对清人自钱大昕以来《疑年录》一类的著作了然于心,所以才在《〈西洋记〉里金璧峰的本来面目》一文中对前人考证金璧峰这个大和尚事迹不知利用陈援庵先生《释氏疑年录》一书提出批评。至于此条题跋的搜访,尚俟来日。    《树新义室书话》引人入胜之处颇多。正如三强学长所说:“篇篇见出先生的才学、性情,读来兴趣盎然。”好几年前我在撰写《黄永年先生编年事辑》时,曾读到黄先生致扬之水信札原件二十余通,黄先生在某通信中对掌故之学颇为推许,认为境界尚在正经学术文字之上。   

    当然,编辑《树新义室书话》这样一本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所收跋张阆声校本《淮南子》一则中的诗句“浸浸岁月到重阳”,郭绍林学长就向我指出当为“駸駸岁月到重阳”。当是题跋墨迹录文时辨识不清所致,收入中华书局版《黄永年文史论集》时也未能改正。此外,黄先生自藏题跋和经眼题跋也有境界高下差别,但这样说了自然不免会得罪人。

(作者:曹旅宁)

 
 嗷嗷必百度网盘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