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苑书香>>书评天下>>大众书评

《聆风簃诗》与《花随人圣庵摭忆》

2017/4/19 22:32:19 来自南方都市报
 

    读《学林漫录》十六集杨庆辰先生的《佳人作贼——— 说黄濬的文品与人品》,觉得意犹未尽,今就所读黄濬诗文略作补述。   

    我所读《聆风簃诗》写刊红印本四册,诗八卷,词一卷,页半九行,行十八字。书品宽大,青色书衣,无函套。封面有梁鸿志所署“聆风簃诗”,有“众异”印。封内有灵岩安正题“聆风簃诗”,有“安正”印。我们知道,藏书家贵原版初印,以字画清晰也。又贵朱印蓝印,以其更在墨印之前,一涂墨则不得复为朱蓝矣。封底有中国书店定价签:定价2元;编号新第151号。后来我曾在广东某著名高校图书馆读到黄濬《聆风簃诗》墨印本一部,就没有头册,由此可见此书流传之稀少而珍贵。     

    卷首有陈衍序:“秋岳少时治诗,与仲毅、芷青、旉庵诸子知名当世。既从余治小学、史学、为骈体文,仿佛治公羊治大戴之仪郑堂,治尚书治墨子之问字堂,五七言亦遂与前数子者小异。余平生论诗,以为必具学人之根柢,诗人之性情,而后才力与怀抱相发越。今秋岳短章长谣,骎骎雅材而不遗风人旨趣,近贤况诸广雅、涧于,殆足方驾,亦以难矣。秋岳为朝官,困王城中,不废啸歌,间岁出游,求江山助。凄怨之作,都千百篇,付刊将成,叙以助之,不足为不知者道也。”评语不可谓不高,这也难怪石遗老人,《聆风簃诗》结集时,黄濬还是以名士自居的正人君子。   

    卷首有梁鸿志序,备述其刊刻缘起:   

    光绪丙子识哲维于北京,年裁十六耳。哲维未冠入官,浮沉记室者几三十年,颇不自待。丁丑秋战事初起,遽以事见法。盖其平日审度国势,主款最力,既不得抒,每有出位之谋,又不自捡括,动为仇者所藉口,既已身殉,而国亦随灭。余维古今文人张华之伦,或死于冤,或申于法,当时之毁誉爱憎亦至不一矣。及时易世变,世人诵其文章,震其风采,往往有生不同时之恨。彼贵寿考,终与草木共腐者,使人转不详其名氏。然则人生所尚,殆在此不在彼矣。哲维既喜谈政,胸中抑塞不平之气一寓于诗,其非议刺讽,或当或不当,然函孕史实,比附故实,如珠玉出箧,光彩烂然,并世作者未之或先也。方哲维未逝时,书坊贾人将流布其诗,其后遂怵祸谢绝。余急收其稿以归其子劼之,厘为《聆风簃诗》八卷,且集赀使授诸梓,而以长短句附焉。呜呼!哲维亡矣,其不亡者仅此。余以三十年之交旧,申之以姻亚,追维平生文酒之乐,离合之迹,虽风逝电谢,不可博捖,然一展卷间,仿佛遇诸纸上,令人悲咽不可仰回矣。   

    梁鸿志以北洋余孽的身份,出主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对黄濬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黄濬《聆风簃诗》卷首有“游农事试验场”长诗。集中与林琴南、陈衍、郑孝胥、罗瘿公、汪精卫的唱和尤多。其观花之作,尤为上乘。如:   

    叔子唐音不病纤,次公宋法最清严(自注:心畬画得北宋之秘)。晚知书画平身益,欲借园林尽日淹。花相代谢皆没骨,苍官阅世有衰髯(自注:园栢近多凋)。何当二妙收东绢,流感王孙纸为箝(卷四,《叔明和余咏稷园牡丹四首,清芊工贴,再用前韵柬心畬兄弟,时芍药已续放》)。   

    匹似吴兴绣谷园,晚归秀邸集朱轩。我来过雨沲千紫,风定斜阳窥一尊。多难故应繁禊日,将归及此见王孙,玉津往恨秀埋迳,中有当时曳履痕(卷四,《萃锦园紫兰》)。   

    旧京无梦不成尘,百里还寻浩浩春。绝艳似怜前度意,繁枝犹待后游人。山含午气千塍静,风坠高花(谓玉兰)一晌亲,欲上秀峰望山北,弱豪惭见辟碑新。(自注:大觉寺杏林斐成于秀峰营别墅乞余写记刻石)(卷六,《春来文酒花事稠叠,小满既过,始为诗六首以记之》)——— 此诗受到陈寅恪先生的击赏。   

    其他如《雪夜过神武门》,其中有诗句:“已成兵祻巢林燕,犹有宗亲毁室鸮。”又如《泛舟游昆明湖后山》:“离宫每岁看花人,今日来迟过尽春。病树前头行自念,涟漪绝底复相亲。只因花见承平日,謄与鸥商去忘身。白头船郎水天话,寂寥为尔共沾巾。”感念前朝旧事,不胜唏嘘之叹。其他诗作,仅从诗题就可窥出其境界不凡,如《夜读楞严作》、《夏秋之间多雨纪游十绝句》、《雨窗独酌》等。卷八有《兑之滞旧都来示词一阕,遗山野史亭一诗有句云“贞祐南迁知祸始,天兴北度赖身留”,感念此句赋诗寄之》,感叹中日交恶,世变沧桑,由此诗可见一斑。   

    对于“聆风簃诗”的评价,大抵肯定其艺术价值者居多。《冒鹤亭先生年谱》记冒广生于1936年正月作《阅黄秋岳〈聆风簃诗〉通宵达旦辄题其耑》。汪辟疆所著的《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中称“黄秋岳如凝妆中妇,仪态万方”。1937年七月梁鸿志有“次和龙榆生见赠诗哲维新述诗”:“有身可串口能糊,休向荒苍说远谟。佳客到门成默对,新诗投我益长吁。秦师纵拜三年爵,晋室终无六日苏。叹世忧兵吾与子,莫向覆局说赢输”(《爰居阁诗》,卷十)。钱锺书《槐聚诗存》1943年亦收《题新刊聆风簃诗集》:“良家十郡鬼犹雄,颈血难偿竟试锋。失足真遗千古恨,低头应愧九原逢。能高踪迹常嫌近,性毒文章不掩工。细与论诗一樽酒,荒阡何处酹无从”。唯独吴宓持论与众不同,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赴广州探望陈寅恪先生,大概因陈先生对黄诗击赏,他返回重庆后也借读“聆风簃诗”并留下了如下的笔记:   

    纵观黄君卷二至卷八之诗,其命题及内容不出:(1)看花,(2)游山,(3)修禊、社集,(4)咏物、题赠,(5)庆寿、吊丧,(6)寄怀、奉候。总之,皆是应酬诗,皆缘被动而作。其中固有可以发抒个人情感、评论国家兴废得失者,而皆附带地偶一表示,微而琐,偏而不全。又由作者刻意为诗,处处露学问、显才力,重技巧,用典故,炼字句,斗韵律,其宣示思想感情之方法,是间接又间接,故不免于晦涩之病,适成其为1920年至1950年间(江西、福建派当道)官吏、名士所主持之采风诗派而已。深究其弊,则由缺乏道德之感情与综合之思想,即是作者之真实生活、深切经验,未能明显地、诚挚地在其诗中表现出来。即如黄君在旧(新)都北(南)京任部曹和秘书多年,而对自己之出处,朝政之递嬗,政府之更迭,无所著论。   

    其中不乏笃论,但吴宓或许未读到黄濬的《花随人圣庵摭忆》而轻易置评了。   

    我购读的《花随人圣庵摭忆》,是听黄永年师推介后于1986年在西安南院门古籍书店买到的16开本。1956年随校西迁的黄永年师出差北京,借宿干面胡同顾颉刚先生家,在琉璃厂、隆福寺没有看到多少中意的书,只买了本很难见到的敌伪时印的《花随人圣庵摭忆》。黄永年师1985年作《说颐和园词——— 兼评邓云乡本事》中有两处提到《摭忆》:“《摭忆》癸未汇印本印数甚少,过去不易看到。一九八三年上海古籍书店用原本影印,并增辑了补编,有志于研究清季文史的人很可找来一读,尽管黄濬此人以汉奸罪见杀不足取,总不能因人废言。”“《花随人圣庵摭忆》汇印本最后五一〇页尚收录张怀奇的《颐和园词》,则系模仿王闿运《圆明园词》的体式,《摭忆》说:‘不逮静安甚’,不知是否就体式而言?黄濬此人结局虽不堪,对旧体诗还是内行的。”古人每每以道德文章并举,其实“坏人中聪明的”多着呢!   

    忘言室主人在《周一良读书与藏书小事》一文中提到黄濬与《花随人圣庵摭忆》,谓:在周一良的藏书中有几本自己主动撕去封面的书,丁则良的著作是一本,还有一本就是黄濬著《花随人圣庵摭忆》。撕去封面的书的第一页下方有周一良的亲笔题识:“此书乃四六年归国后得之市场,第一页撕去,盖有瞿兑之序,而瞿是汉奸也。此书记掌故丰富有味,不宜以人废言。房兆楹先生立主中华重印,良有以也。八二年在美曾复制台湾此书补编。又二六零、三三七页皆道及先岳守瑕先生。八五年九月一良记。”“据台湾所出补编,此书1943年瞿兑之只印百部,故极少见。昔年余季豫先生及寅老皆借余此册读之□。九九年五月九日一良左手记。”   

    瞿兑之是清末军机大臣瞿鸿禨次子,曾任伪北京大学监督,故周一良说他是汉奸,他曾出资刊印《花随人圣庵摭忆》并作序。周一良主动撕去封面是为了避免引人注目。   

    《花随人圣庵摭忆》一书,辑事423则,45万言,是黄濬多年的心血结晶,曾经在《中央时事周报》杂志上连载。该书大多记述鸦片战争以来晚清70年间的诸多历史事件、时政轶闻、儒林风尚、社会世相、人际纠葛、诗词评骘,特别是北京西山的名胜游记,其中有些篇目就是《聆风簃诗》中的诗篇本事。

(作者:曹旅宁)

 
 嗷嗷必百度网盘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