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苑书香>>图书资讯>>好书推荐

《既生魄》:另类的美人图卷

2017/9/14 18:34:17 来自光明阅读
 
    书的主线写的是,出生在上海的钢琴家涂浚生,从少年时代起,面对爱情坠入困境。珞琭子的弟子卑厥黎、引跃如和大不韪受师之托,前来帮助他。他先是深陷“神圣而经典”的爱情不能自拔,又继而转向“契约中大能”的婚姻而失败,结果在自由而孤独的恋爱中绝望。涂浚生从理想、现实和性情解放中有所醒悟,从虚无主义中觅见相对意义,在自我批判和反省罪错的事实面前选择灵魂的救赎。

    这是一部关于人性本质解析和反思的书。既生魄,又名“既生霸”,月既生而未大明称之为“既生魄”。阴历初八、初九至十四、十五之时段,月由初生渐至望。实际,月亮并没有望满之时,此一弦充满之际,彼一弦已缺。月亮总是残缺的。喻人的存在总是有溢亏的,过犹不及。人作为既生魄的宿命,又作为心灵光明的先验决定下的存在,必然从过失走向光明。

    曲折的爱情故事和身心体验,智者能人的超然和荒谬,交织出一卷惊心动魄的情爱史诗。情意绵绵中不乏悱恻伤心,激荡昂扬处又见流风回雪,死了又死,生了又生,总在痛中见光。所以,开卷作者引用奥古斯丁的话做题记:“我错故我在。”
 
    人若自以为大能,无视超越自己之上的力量,必在人道的虚妄中傲慢,直至无视天道的力量,恣意横行。这也是一本以人的经验见证罪错起点的书,当今只有认识人的局限并无奈于这种局限的人,才需要先验的理想主义。由此进一步见证天道,是《妹方》的延续。

    作者写初恋、失恋、背叛、性爱、情迷诸等爱恋的状态,举重若轻,天然玉成,完全没有雕琢的痕迹。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是中国文学传统主干中伸出的斜枝。裘菲的明澈,卑厥黎的惊艳,异国女子的荒凉,直到玫美的绸茧交织的熟美……无一不在诗性的笼罩下,轻的,重的,脏的,斑斓而冲突的,紧贴肺腑,叫人流连忘返。正如作者在序言中写的:“然卷中散记涂浚生情事,披肝沥胆,触目惊心,又摧伤怆恻,发人幽思。”
 
    书中春煜、闵怡之、蔻蕾和嫣儿等女性角色,如玫瑰,如玉兰,如满树的槐花,又如宁静的海棠,在作者充满故事元素的诡谲叙述中,汇集成“她就是美人啊”的感叹。一节关于美人形而下的追踪掠迹,居然产生撼人心魄的神圣感,阅之令人唏嘘涕泣,动心断肠。书所展开的美人图卷,不同于以往传统文学的阅读体验,作者的笔触所至,并未躲开人性的污迹斑斑,又从破碎处迎进不朽的光辉。活着的血肉、有病痛和不洁的人,恰是因为终结了思想的洁净而获得心灵之光的照耀。这是思想史的转折处,尽管不是理性分析的线性推进,却好比当头一棒,将我们从陈腐的道学劝善中击醒。作者或许想说,人都是病人,别做健康完美的梦想,但也不能以病为愈。人其实只在承认无奈和绝望的当口,才寻见智慧的起点。

    书的叙述方式也绝无仅有,作者抽离时间,在非时代的空间里讲述真实事件,融小说、诗词、策论、神话、和心理笔记于一体,构成一部立体全方位的心灵史。这本书的时间设定开宗明义,即百年人生与四季经历同时并行,一气呵成洞中数日、世上千年的气象,诗意盎然,情节跌宕,团成一股不可抵挡的想象力风暴。

(责任编辑:李超)
 
 乐狍子-乐出鼻涕泡